Home > Essay > 豆腐与奶酪

豆腐与奶酪

评分 0.00, 满分 5星 0
Loading...
Go to comments

□作者:何震

Linda非常喜欢吃奶酪,没有了奶酪,简直没有办法生存。北京有个老外们每月定期举办的“奶酪聚会”(Cheese Party),品尝西方各国的奶酪和葡萄酒,Linda最喜欢参加了,她也总想拉着何震一起去,分享一下她的快乐。何震非常认真地说:“别说需要付费参加,就是别人付费给我,请我去吃奶酪,钱给少了我都不去!让我吃奶酪,那将是一种多大的自我牺牲啊!”
这让我想起了我在美国时的一位室友,美国人 Chris,因为我总是请他吃我做的中餐,作为回报,他每次也都非常热情地邀请我吃他最喜欢的奶酪,见我总是不肯吃,有一次他对我说:

“Come on.Try a little bit.You Won’t die(得了,就尝一点点,你不会因此而死的)!”我的回答是:“Yes,I will (我会死的) !”

Linda爱吃奶酪,我则爱吃豆制品。但是如果给Linda吃豆制品,会导致她喘不上气来。据我们所知,北美的很多老外,对于豆制品(豆腐、豆油)或者还有花生(包括花生油)过敏,严重会致死。所以在北美,很多老外一进中餐馆,第一句就问“菜是用什么油炒的”,如果是花生油,很多人是不能吃的。
 
豆腐与奶酪的启迪

 
从豆腐和奶酪的例子,笔者Linda与何震得出了这样一些推论:在跨文化交流中,如果你认为别人的理念与你的不同,你大可不必一定去改变自己的观念和理念。但你同时也要学会理解,至少要尝试着理解别人的理念,而不是匆忙地做出“对错”的判断。

1.别人和我们做得不一样的事情、不相同的习惯和不相同的想法,不见得不对。同理,我们和别人做得不一样的事情、习惯和不同的想法,也不见得错误。奶酪和豆制品是该吃还是不该吃呢?

2.对于同一个问题的不同理念和认识,别人的观念正确,并不意味着你我的观念错误,大家可能都是正确的,只是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个问题。比如,Linda说“奶酪好吃极了”,我说“奶酪难吃极了”,我们的观点都正确。

3.别人的某个观念也许是不正确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我与之不同的观念,就必然正确,我们大家可能都是错误的。比如,历史上曾经有无数的人们坚信“地球是宇宙的中心、人类是宇宙的精华”,伽利略却说“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”,现在看来,大家都不对,因为没有人知道宇宙的中心在哪里。而达尔文的话,更是严重伤害了咱们人类的自尊心:“人不过是猴子的后代。”达尔文对于历史上的王侯将相、才子佳人和英雄豪杰一点面子都不留,难怪当时西方的绅士和淑女们,在震惊之余反唇相讥:“只有你达尔文先生,才是猴子的后代!”

4.我们不去做的事请,别人去做,并不是错误的。同理,我们去做的事情,并不是因为别人都去做,我们才要去做,而是因为我们经过思考,认为自己应当去做。比如,我们中国人习惯靠右边走,到了英国开车一定要靠左边走,谁对谁错?入乡随俗吧。再比如,很多人随地吐痰,你我绝对不会因此而认为如果我们不随地吐痰就吃了大亏。

5.我们经常做的事情,不见得别人也必须做才对。比如,第一次见面时,我们华人通常用双手递名片给别人,以示尊重。老外如果用单手递名片给我们,并不是看不起我们,一张名片,一只手递过来足够了。而且话又说回来,如果老外用双手递过来的名片是假名片,也是骗子。既然是骗子,他就是用“三只手”递过名片来,也不是尊重我们。

声明: 本文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. 转载请注明转自: 豆腐与奶酪
Subscribe to comments feed

  1. No comments yet.
  1. Loading...